emmmmm,让我不要脸地矫情一下,那啥……


以后小天使们打我id的时候可不可以把空格也打上【星星眼


因为这个id的精髓就是字母和空格之间微妙的美感啊!!!!哭哭


拜托大家了!【合掌


叶王/ 北京人谈恋爱为什么不开结界呢

前文:段子恒久远,叶王永流传

时间线是第十赛季之后了

*

陈果自认不是一个特别八卦的人,自从得知叶修和她家沐沐并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之后,她就没主动关心过叶修的情感问题。天地良心,她真的只是无意说了句:“你和王杰希关系挺好的啊。”

谁知叶修石破天惊地回答:“他是我男朋友啊。”

KO.

陈果内心:啊啊啊?草泥马??

叶修不聊自己家世,不聊太多自己在嘉世的过去,仿佛他这个人是从雪夜来到兴欣网吧那天从石头里蹦出来的,前尘有是有,但在一种多种因素共同导致的沉默中,前尘真的是只是尘屑而已。

尘屑不值一提。

除了王杰希。

和王杰希相识到和他正儿八经谈起恋爱,这些都发生在第八赛季之前,却都被叶修划在了安全区域之内,会提及会承认会调...

七拉根/ 《缺》

只写一篇,挖掘一下可能性////

*


黄榕生对赵英博的最初印象之一是,这人怎么总在睡觉啊……


第一次团战前,黄榕生半躺在床上揣测着另外两队会如何排兵布阵,咖啡的清苦味道还在嘴里氤氲着,然后他就听到了鼾声,来自赵英博。当时黄榕生没太在意,只觉得可能赵英博有点紧张,可能半夜失眠没睡好,就想着给他盖件衣服吧,怕他着凉。


赵英博本来就长得清秀显小的眉眼在鼾声下更显得纤柔无害,满脸胶原蛋白,明明脸上肉不多,瘦削的线条英气多过可爱,但黄榕生就是在那一瞬间想起了邻居家的还在上小学的小弟弟,一打一蹦高,可爱得要命。黄榕生被自己的联想吓到了,随便拽了件衣服胡乱地盖上就...

溜了溜了

春风不解风情,吹动少年的心


想好好写一下“张教官”的原型——我们叫他,建国。

建国很高,大概是最高的教官,又特别瘦,还特别特别黑,牙很白很白。他的声音很好听,特别有磁性,播音腔喊号真的非常苏了。但第一眼看他,真的很怕他,因为他太不苟言笑了,给人压迫感特别强,特别严,都不是盐,只是严。

转机是从何时开始的呢,讲道理只是几天前的事儿,但我的记忆确实已经模糊了,隐隐约约感觉对他的怕是从看到他一言不发只歪着头盯着旁边教官,希望对方凭空感受到他“你挡着我地儿了”的脑电波的时候开始转变吧,当时觉得,哎,虽然他看起来又严又不好说话,但还…挺可爱的啊。

确实挺可爱的。

匕首操圈粉圈得太过了,导致我们班——本来都是我们自家教官,立冬教官的粉儿——...

叶张/ 军训恋爱日记 #3


军训的主旋律其实还是踢正步,踢完一遍就再踢一遍,一遍又一遍,一遍何其多,实在是枯燥乏味。好在三营的妹子们比较争气,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。

张教官的声音有磁性而洪亮,在嘈杂的操场上也很难错认,尤其是在无数喊号声中张教官那一句句掷地有声的“休息,八分钟”,“休息,九分钟”,“休息,十分钟”……每次验收成果,被拉到主席台下走的时候,三营也一直在受表扬,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,一切都太顺利了。

一切都顺利得太过了,好像抬眼就能看见更光明的明天,连严谨如张教官在一次验收成果前许诺,“这次如果踢得好,我给你们唱《成都》。”

所有人都以为张教官唱定了,但是并没有。这次经过主席台的时候,总指导说:“没有踩上音乐,换掉第...

军训秘闻实录


“你们多大啊?

“哦,大多数是98年的是吧?

“我是99年的哈哈哈哈……谁!谁叫我教官小弟弟!不能这么叫昂,纪律纪律!什么作风!

“诶,你们都有男朋友吗?

“都没有啊……哎,可是我有啊。”

叶张/ 军训恋爱日记 #2

张教官在疯狂旋转花式圈粉的路上越走越远。

这天,高温预警,但三营人不能说不行*,必须继续练方阵。张教官看见一群小姑娘个个精疲力尽,喊了停,让队伍分散开,说给打一套军体拳,让大家休息一下。

但追求完美如张教官,都打到第十四式了,突然张教官眉头一皱,把伸展在身前的手放下,说:“我不擅长军体拳,我给你们打一遍匕首操行吗?”

底下暴风点头,匕首操,听起来更酷的样子!

张教官颔首,然后搜的一下从兜里掏出一根笔,笔帽一摘,插到笔尾,实拳握笔,“刺杀准备!”,手臂成钢,脚下生风,拳掌撕裂空气,手臂肌肉线条流畅而坚实,一步一动间带起飞沙漫天……一操毕,底下女生齐齐表演暴风哭泣。

张教官可能就是守时本时,说休息几分钟就休...

林方/ 军训训话笔记

自从林敬言导员看到方锐同学坐在第一排,眨着他那双真诚的大眼睛殷切深情地看着他的那一刻起,他就知道,这次训话,不会像以前一样简单。

他开口:“这几天天气太热了,我们跟基地也和学校协调了一下,决定延长空调使用时间……”

方锐在底下装作很吃惊的样子,大声“啊?”了一声,带起一波儿节奏。

林敬言笑了:“怎么,你们还不知道空调会定时自动关闭吗?”

方锐拖长了声音喊:“知道——”

林敬言又笑了:“哪位同学说知道?”

方锐把手举得高高,求表扬。

林敬言看着他笑得非常温柔:“这位同学是不是熬夜玩手机了?”

一片哄笑。

“然后,之前全团检查了内务,六个奖,我们营一个也没得到。同学们真的认真收拾内务了吗?”

“收拾了——”

“那明天的...

是真的你若军训便是晴天。

哪怕你在北京。

1 | 21
© K l a r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