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瘾cp/《Oceans Deep》#1

战争paro,慎入,慎入,慎入。

一切ooc和欠妥都只属于我。


*


七月的阳光丰沛而明亮,草丛中冷峭的花爬过高墙冒出,站在帝国临时政府前的王南钧,却想起了第一次见到尹毓恪的那一天。


那是个冬季未尽的寒冷夜晚,连绵厚重的大片乌云寂静缓慢地掠过饱经沧桑的古楼和教堂。郁郁沉沉,连月光都暗暗退让三分,只有零星的光亮如阴雨般从云缝中渗透下来。


这已经是帝国进入战争的第三年。


街道的墙上还残留着两年前帝国成功开拓西线战场的凯旋海报,海报上画着面色红润肌肉坚实肩扛机枪的三个士兵,他们背后是帝国狮型的印记,狮口如同红日。现在海...

你 在 曾 经 不 仅 是 你 自 己

我依舊記得他出現的天文特徵,
是幾時幾分。

南玮单箭头/《精卫》

单箭头,单箭头,单箭头,从头至尾陈玮镔单箭头。

王南钧不爱他,不爱他,不爱他,从头至尾都不爱他。

某种意义上,cp可能是陈玮镔×广大粉丝= =

接受以上设定再看,接受以上设定再看,接受以上设定再看。

确定接受了吗?


*



陈玮镔喜欢王南钧,这事er——对,要像王南钧那样,带着儿化音,不说“事情”,说“事儿”,可陈玮镔发不准这个音,“事”和“儿”中间的咬得太重,就像他叫“南钧er”,连尹毓恪这个东北人都笑话他没这么加儿化音的。可是,他,陈玮镔,他愿意啊,所以


——这事er,对,陈玮镔喜欢王南钧,这事er,人尽皆知。...


两年有余

我还在,你们也都还在

他,依旧,无人能挡。



【一定要看第二张图!!最后几句话当时看哭我

周翔/ 《夜夜除非》#2

不管你们惊不惊喜,反正我挺惊喜的,我替你们说一句有生之年怎么样

答应我,先看前文!【毕竟十七个月之前的文了……


前文:#1  


*


Chapter 2


周泽楷从来没有到过人间。


相比之下,杜明吴启吕泊远,包括江波涛,他们都可以算是常去人间了。杜明吴启吕泊远一直沉迷人间的美食,最近还喜欢上了一个什么游戏,每次回来都会带着满满一兜子的周黑鸭和炸薯条还有各种小吃,他们坚信这俩个一起吃是绝配。天上信号不好,打游戏打不了,他们往往是一边啃着鸭脖一边嚼着薯条,然后三个人凭想象开始复盘或者来一次竞技场,口头喊绝招你来我往的架势比起许三观一家人口...

网瘾cp/ 《在宁古塔》联文 chapter 1

一个架空的童话paro


*


chapter 1


王南钧等待他十六岁的生日,等待了四年。


十二岁的王南钧哒哒哒跑到他父亲的书房,古旧的书架上都是灰,家里刚刚辞退了佣人,很多地方疏于打扫。他昂着头看向发鬓斑白的父亲,问:“爸爸,我可不可以去旅行呀?”


他父亲的回答是不行,因为他太小了。


王南钧甚至还没有说想去哪里旅行。


十三岁的王南钧哒哒哒跑到他父亲的书房,佣人正在拿着鸡毛掸子打扫书架,尘埃漫天。他长高了一些,他父亲又恰好坐着,他平视着就能看见父亲的眼睛。有一种微妙的平等的错觉。他问:“爸,我能去旅行吗?”...

老林粉的朋友们,
推荐你们去看野夫老师的《乡关何处》,
尤其是77页开始的那篇。

不接受反驳,为幺叔打call,声嘶力竭的那种。

《追到荼蘼》

这篇文我想表达的是,追星本质就是一场自嗨。


特别极其非常不同意这句话的人,别看了,真的。你好我好大家好,请你无视我吧。决定看下去的人,就看吧,看完欢迎不同意,欢迎跟我争辩到底。我爱与我不相同的看法,爱极了。具体原因详见我昨天发的文。总之就是,不想看就别看,想看的就别挂我。在此感谢大家。


下面进入正题。


先讲一个关于我一次元爱豆的事儿。


一次元的意思是,他只存在在书里,目前的动漫他都人气不够、没有露过脸的。关于他的资料甚少,我所知道的只是他在哪个城市工作。在哪里呢?


在南京。...


《加质量,加质量,就这么打》

所有与我接触过的人,都会知道我很轴。


其中以语文和英语老师为首,因为我总会因为某道题跟她们争很久,打破沙锅问到底,钻牛角尖钻到地心。有次一个同学旁听了语文老师给我面批作文,被吓到了,出了老师办公室问我:“你每次都这么和老师吵架吗?”


这是我的常态。


最近在学德语。


德语,真的很恶心。学了德语再看英语,那简直是菜鸡。英语变位的也就只有代词和动词了吧。德语,不光代词变位动词变位,形容词变位,名词本身变位,这都算了,但德语的状语也变位,表语也变位,冠词更是一直在变位就没消停过……决定变位的有什么呢?是阴性阳性还是...

1 | 23
© K l a r / Powered by LOFTER